精彩观点
对话实录
  • 在中国养老产业概念还没有渗透到每个人的生活当中去。但现在有不少企业和个人都选择了投资养老地产,请问一下各位,你们觉得目前中国养老地产的现状是怎样的?

  • 王笑梅:我个人的观点,从这个结点上来说,我们觉得养老地产并不等于养老产业,是有一定区别的。养老地产是以养老作为一个概念,真正说到养老产业,现在面临老龄化的压力。真正老年人需要的东西不仅仅是一个房子,而需要的是一个服务,整个产业链是很宽泛的,包括医护人员,包括对老年人的关心,还有老年人在不同的生命阶段当中所需要的各种服务,不一仅仅是一个地产,所以为什么这是养老产业这么复杂的原因。

    项震:养老地产,养老产业,上面还有一个,养老事业,养老有点公益性质的,特别在中国现在局面下。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养老产业很宽泛,还有包括很多是养老事业范畴的东西,很多政府主导下的养老的事情,都混在一起了。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现在讲所谓富人要在做养老,我理解好像是有钱的企业家都在投身养老,我们所说的还是养老地产比较多,在做的过程中我们发现有很多问题,其中最大的问题是大家把养老地产和养老产业混起来了。

    罗渊:从大的数据上来说我们不需要讲的太精确,大家都知道,中国的老龄化问题,倒三角形接下来会非常严重,这个事情比任何一个国家迈入老龄化都会快,现在全球来看欧洲的比例达到相对平衡的状况。美国已经从本世纪开始进入老龄化的社会,中国大概在2020年以后是赶超美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压力会越来越大。
  • 各位老师看来,以后养老地产应该如何运营发展,才能把整个行业带动起来,怎样的规范可以让养老地产发展的更好?

  • 王笑梅:现在大家普遍上业内人士对于养老的必要性已经探讨的够多了,我们今天可以多聊一聊怎样做这个事情,这个是比较困惑的,而且还没有一个适应中国的模式诞生出来,这个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义务去考虑这个事情。

    项震:我越研究下去越觉得养老这个问题是伪命题,没有养老问题,这个人几岁开始养老?在中国只有他不会走了子女才会想到照顾他,现在我们是硬加上去的概念,养老没有市场,我越研究越觉得这个养老问题不是一个很好的产业,老人增加多少我们商机增加多少。其实不是这样的,养老增加消费可能不会增加,跟婴儿不一样,婴儿一出来消费就会增加。

    罗渊:最后的十几年当中怎么让你的生活过的有尊严,这个问题是最大的问题。这个尊严到时候就会变成刚需了,可能未必这个东西是非要不可,这里面没法计算的。
  • 还有建起养老地产以后的义工问题,九龙城那边有一个义工机制,如果义工在养老院做了几年会有积分,等到以后兑换居住使用权等等,这也是比较好的运营模式。

  • 王笑梅:这是没有办法,现在护工实在是不过多,像上海这样发达的城市,老龄化率比全国都要高。一些数字上说的,60岁以上算老龄化,上海比全国高10个点,2030年之后全国四个人里面有一个人是老年人,上海又比全国高10个百分点,这是什么样的概念?这样的情况下护理人员数量不够,没有办法,就会用灵活机制,靠社会上的义工,靠学生,靠一些有爱心的人把护理这个事情传递下去,说起来护理这个事情不专业的话还达不到护理效果,很多只能起到精神关怀,在技术层面来说有专业受过培训的人才能够做护工。

    项震:我觉得没那么可怕,老龄这个事情,从一个社会现象来讲,中国比较穷老龄化来了,不像日本是比较有钱了老龄化来了。因为购买力没有构成,所以我们在谈论老年事业的时候经常在中途换一个概念,刚开始说建一个什么东西,最后说怎么服务它,这是两码事,像香港造完以后就运营,收租金,开发商服务不好,必须由专业的人做服务,它做不好就把硬件做的很好。开发商不是什么多能干的。

    罗渊:关于老年消费力的问题,现在明显感觉老年消费力不足,这是制约很多现有老年设施很大的问题。现在老年人口多的是资产,少的是现金,他可能家里有三四套房子,退休工资五六千块钱,这点收入水平过日子还可以,真正要干什么?去养老院一万多块钱,他是消费不起的,但是随着现在倒按揭出来之后,从7月1号开始实施,现在大家都还没搞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随着后面企业推的内容越来越丰富之后,这会对整个老年消费市场产生积极动力,有很多东西可以进行消费。
  • 请问各位,在你们心里想的养老究竟是一个什么东西?你们觉得我们需要给到老年人的除了一个房子之外还有什么东西是必须要去做的?

  • 王笑梅:首先我觉得对老年人是要进行一个细分的。在国外来讲我们还是可以有一点借鉴的,可以分成完全独立生活的独立老人,半协助型的老人,还有一些是完全需要护工照顾的,至少可以分成三个阶段,每个阶段他的需要和他的真实需求是两码事。第一部分的需要是他想要什么东西,第二部分是最基本他需要什么护理,需要饮食方面或者什么方面的照顾。

    项震:说说尊严问题,尊严到底是什么?当健康老人到不会动要人护理的时候我感觉要死掉,要活的有尊严,尊严就是离开的尊严,当你结束生命的时候非常有尊严,你这一生才是幸福的,养老一个重要的行业含义是你走的时候有尊严。我们简单把老人分成健康和不健康,在中国健康老人没有养老问题,我就是这样认为,就是自己和自己玩,哪怕70岁身体好还哪有养老问题?

    罗渊:我觉得作为开发商作为养老地产这一块,目前比较可以操作的更多还是前面健康的这一块,到退休以后前面十来年左右的时间,这十年来当中怎么样能够过的精彩,这个非常重要。
  • 把话题转回今天的主题上,我们岔开聊了很多关于养老的问题,现在有很多的富人,还有一些企业都是投身去做了养老地产这样一些东西,三位作为专家能不能给这些人一些建议呢?

  • 王笑梅:纯做养老地产营利是很难的,因为他们已经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几年前投身于养老地产的现在也慢慢冷静下来了,这个事情不是一个简单的投资和运营。所以我们的建议是如果适应现在中国国情从多带居开始尝试是一个比较好的特点,先做一个社区,既有三室两厅,两室一厅给年轻人居住的,旁边又有给老年人配套的老年公寓,这个社区里面有一些护理类的。如果有条件做一些临终关怀,这个切入点,先从简单的开始做起,这是风险比较小。

    项震:有钱的投资养老地产还是好的,但是我觉得要搞清楚几个问题。首先就是你是造养老院还是造住宅?其次要有一种公益事业的准备。另外,要考虑好你是不是接受始终有政府主导。做养老地产还是好的,但是投资前要想清楚。我们现在养老产业还没有很明显的标准,不像年轻人的刚需,养老地产这个问题搞清楚还是很好弄的,但是不能急于赚钱。养老地产的前景非常好,但是我们要把事情考虑清楚,各方面都考虑的比较完善,才能把这件事情做好。

    罗渊:不管是对企业也好,对买房的一些人来做也好,这里面跟十多年前买商品房是一样的道理,当中存在很长的分歧,要跟着规划走。现在老年设施最大的问题是规划不足,任何地方都要有医疗设施配套规划,如果没有的话所有项目都是空的,作为国外来说也是这样的,你做一个社区性养老的,社区医疗机构,也一定要跟大医院保持一定距离的,不能所有都靠直升飞机去处理紧急的事情,在一定的公里内一定要有一个大型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