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厘清房地产调控的手段和目标

在中国,买房“限购”是一个奇特的现象。说它奇特,并不仅仅是因为它明显违背市场经济自愿交易的基本原则,更是因为涉事的利益各方,均对限购政策不满颇多——中央抱怨地方落实不利;地方抱怨影响财政收入;公众抱怨有钱买不了房;没钱买不起房。

这样的局面无论如何都让政策的制定者们尴尬。“楼市调控是为了让谁获益”——这一本应在政策制定之前就应予以明确的“政策目标”,在房地产调控已经历经10年之后仍然难有简单明了的答案,足以让“政策动机”成为反思的起点。

谈及严厉楼市调控的“政策动机”,或许绝大部分人认为不难做答。“解决居民住房问题”应该是最为简洁的答案。实际上,在这样的答案背后,隐藏着一整条的逻辑,即限购抑制需求——需求降低可以抑制房价——抑制房价可以解决居民住房问题。

这一逻辑看似成立,但却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混淆了楼市调控的手段和目标。限购——降低房价是手段,解决居民住房问题是目标。但是,在中国当前的行政运行机制下,“降低房价”这一“手段”却被当成了“目标”,这让楼市调控距离实现“解决居民住房问题”这一理论初衷越来越远。

什么样的目标催生什么样的手段。由于控制房价被当做“目标”对待,限购政策被创造出来。在同样的“降房价”目标之下,限价、限批预售许可证等手段也都开始登堂入室。然而,限购政策将为数众多的刚性需求群体挡在购房资格大门之外;限价、限批预售许可证,则通过减少供应、减少成交,继而在统计数据上达成“房价下降”或者“涨幅”下降的状态。

在这样的情况下,房价下降或者“控制涨幅”的目标达到了,但是这些手段,却都与“解决居民住房问题”的真正目标两相背离。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解决了房价问题,也难以真正解决“居民住房的问题”。

限购政策的“多输”,是在提醒政策的制定者亟须厘清房地产调控的“手段”和“目标”。如果能够回归到“解决居民住房问题”这一基本目标上来思考问题,或许可以发现,降低房价并不是达成目标的唯一手段。

回到楼市调控的“正确目标”,首先需要调整的是当前的考核机制。当前的楼市调控考核以房价、涨幅为指标,导致地方政府通过限价、限售的降低成交量和房价,达成考核目标。若以“解决居民住房问题”为目标,最应考核的是“所在地城市中低收入群体人均住房面积增加和改善”的数据指标,在当前税务、房屋信息系统联网的大型城市,统计这一指标并无太大的技术障碍。从地方到中央,均可如此设定目标。

“合理目标回归”之下考核标准的调整,会促使政府出台增加住房市场流动性、降低购房交易成本方面的政策。从而使手段和目标真正地实现一致化:增加房屋持有成本、在土地出让环节让利、降低房屋流通成本都有利于增加市场的流动性,流动性的增加可以改善大型城市的供需矛盾,供需矛盾的解决有利于降低房价,从而改善和解决居民住房的问题。

所以,厘清“降低和控制房价”作为房地产调控的手段还是目标,这一基本问题,是理顺未来房地产市场机制、调控政策的起点所在,如果不能围绕正确的目标配置政策和市场资源,房地产调控只能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netease 本文来源:和讯网
0人参与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编辑推荐楼盘
每日成交前十
楼盘名称所在区域当前价格
楼盘名称所在位置套数

改善族必看!这些中环内即将加推的神盘该怎